墨曦∑~~

胡霍 天台 台风 楼诚

原来官方爸爸是这个意思吗!

这个思路我给满分

Jcat:

早上上班那会,突然想到一个事情。

王天风不是毒蜂嘛。

明楼曾经说过“我明家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

如果我没记错,牡丹是明台兰草是阿诚(反正剧里也没指名道姓)

蜂不是采花蜜的吗!?

难道官方这是暗示老师跟小明?

然后重点来了。

老师说他就不行养花养草成野草什么的。

说明他不养,他被养。

被花蜜滋♂养的毒蜂/////

所以官方告诉我们是台风吗!?

细思恐极///////!

感觉自己已经基本上是一只废喵了。。。。。。。。。。

。。。。。。。。感觉自己有点把持不住

乌断:

啊脑洞是@Jcat 这个流氓提供的…本来是单纯的(?!)湿透了之后脱衣服……却被我莫名画成了明·误闯澡堂看见老师正在脱衣服·台眼中的奇♂怪画面……啊啦总之你们看到的内容如果很污那么肯定不是我污而是小明心里污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够了!)

2p是线稿,证明一下我本来只想画一个正经脱衣服的老王(

(发现自己果然还是突发性正经,持续性流氓…)

谢谢太太的赠本!现在在学校等回家再给太太发repo @幼稚型理想主义

不行了不行了!太帅

猫儿哥哥:

尼玛要死了卧槽!!!!要命啊这是要!

格咯咯咯:

冇水印的新鲜阿爸~10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阿爸好帅好俏丽!

[伪装者AU/天台] 破锋(三十八)(完结)

这篇文章算是我少数的从头开始看的文章之一。结局很好。两个人终于敢于面对真实的自己。唇齿之间流露出来的也一定是浓浓的爱意。
然而作为一个肉食主义者【嘿嘿嘿】来啊!放纵啊!

幼稚型理想主义:

(三十八)

两日后,明台看着王天风,心里却对阿诚抱有愧意。
如今明台才知原来守着一个不知什么时候会好也不知什么时候会醒的人是这样折磨,整个人像是被文火煎煮,把满腔期待熬成焦躁无力。
郭骑云倒像是不觉得什么。
"才两天,你这才哪到哪,之前一个冬天都是这么过来的。"郭骑云早已习惯。
话虽如此,可明台却难以习惯,但习不习惯也没有办法,只能等。
郁郁烦闷不能写在脸上,明台就借由与郭骑云的口角发泄出来。
在这狭小的屋子里,这两人可以吵的实在太多了。
"你出去吧,这里有我看着就行了。"在这的第一个晚上,明台对郭骑云说。
"这个时候我到哪去?"郭骑云一听明台说话又不乐意了。
往日郭骑云都是在王天风房中铺床褥。
"还有另一间。"
"那是苏大夫住的,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去?"
明台微微皱眉。
"那你可以回师门住,不然你在这我睡哪?"明台不愿意和郭骑云挤一起睡。
"那你怎么不回师门?"郭骑云不服气道。
明台的眼珠转了下。
"我得在这看着他。"
郭骑云冷哼一声。
"少来,没你也一样,这里就你多余。"
"你才多余!"明台自然不甘示弱。
"反正这么久了都是我在照顾。"
"所以才迟迟好不起来。"明台凉凉地说。
"你说什么?"郭骑云瞪起眼来。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了?"路过门口的苏大夫实在听不下去了,"也不怕吵到你们师父。"
两人互瞪一眼,虽不服气但还是噤声了。
吵醒了最好,明台心里暗暗地想。
郭骑云是不愿搭理明台了,自己去铺床褥。等一切弄好,郭骑云看了看坐在王天风床边赌气的明台,心里还是挣扎了一下。
"你到底来不来?"郭骑云没好气地说。
明台偏过头去不看他。
嘿,臭小子真不识好歹!
"随便你了。"郭骑云说着钻到被褥里,再不管他了。
过了一会儿,微鼾传来,明台嫌弃地转了个身,背对着郭骑云了。

接连几个晚上,明台都在王天风床边趴伏,其实睡不了多一会儿,大多时间都是在黑暗中发呆。
看到明台眼中的血丝,苏大夫不免感到心疼,劝慰他别太担心,会好起来,明台姑且听之。

苏大夫的好转说了好些天,明台一直默默等着,可王天风总也不醒,到后来苏大夫话也不敢说了。
明台虽不动声色,但信心越来越低,逐渐已经开始在心中盘算若是永远如此下去该怎么办。

然而王天风真正的转醒却让人猝不及防。
那一天,明台突然说要把王天风带走,郭骑云和苏大夫都很惊讶。
明台觉得待在这里也无起色,不如把王天风带回家里。郭骑云立刻反对,但明台却坚持,说到底是明台耐不住了,有点魔怔。
郭骑云和明台一直互相呛声,火药味愈浓,苏大夫在一旁劝说也没人肯听。
连日下来其实所有人都压抑着情绪,每个人都有脾气,此时此刻一被点燃就难以收住了。到后来,郭骑云和明台已经快要动起手来,就在这时苏大夫瞥见王天风的眉头似乎动了动。
苏大夫立刻就去到王天风身边,郭骑云和明台相继一怔,也停下了。
见苏大夫忙碌,郭骑云也赶紧上前去,明台却站在原地不动,只从那两人的间隙盯着王天风。经历多次失望之后,明台有点抗拒。
眼看着王天风眉头抖动几下,胸前的起伏忽然加剧,明台的心也颤巍巍提起了。
苏大夫和郭骑云变换位置检视,把王天风给挡住了。明台心痒难耐,磨磨蹭蹭上去站在两人身后,犹豫地抻头去看。
听王天风呼吸辛苦,明台的心像是被紧握住。
苏大夫又把明台的视线挡住了,明台吞咽了一下,不自觉感到紧张。
王天风大口喘息,苏大夫赶紧帮他捋顺,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一句极为低弱的气声。
"死人都被你们气活了……"
明台眼睛瞪大了一下。
苏大夫一脸惊喜,郭骑云更是显出高兴,两人对视一眼,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明台的心里仿佛有什么决堤了,突然就没了力气。
后退两步,明台茫然地蹲下身子坐在地上。心中的情绪快要抑制不住喷涌,脑中却空了。
苏大夫又忙了一会儿,直到确定王天风状况平稳才露出欣喜笑意。
"好了好了,明台,你怎么不过来呀!"苏大夫回头招呼明台。
明台抬起头,这时苏大夫已经闪开身让明台能够看到王天风。明台眼见着王天风眼皮抖动着微微抬起,呼吸也开始变得平缓。
明台身心都被热流冲刷了一遍。
苏大夫一脸欣慰地站起身来对郭骑云交代接下来事宜。
明台站起身慢慢走到床前,低头注视王天风。王天风略微抬眼,目光似是有些涣散,但明显还是落在明台身上。
明台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这一眼终究不用等到下辈子。
郭骑云突然惊呼一声,苏大夫立刻回头一看,明台竟二话不说在王天风身边面对着他躺下了。
明台脱力了,这一刻他什么都不想管。
"臭小子你没大没小啊,给我下来!"郭骑云说着就要去拽明台。
苏大夫怕生事端,赶紧拦着。
"别,别,骑云,我看明台这几天是太累了。"苏大夫为明台说好话。
"他太累了?他什么也没干!"郭骑云不服气道。
虽然也觉得明台的举动过于逾矩了,但苏大夫看着明台长大,见惯了这孩子对明楼明镜撒娇,倒也没多想。看着王天风没反对,苏大夫也不忍拖开明台,她知道这段时间明台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挺不好受。
"算了,让他在这吧。"大概是和明镜在一起久了,苏大夫对明台也总是能顺着都顺着,"骑云,你跟我出去把药分拣一下。"
郭骑云大为不满,还是被苏大夫连拉带劝拖了出去。
对于明台的举动,王天风其实也有点挂不住颜面,是以从刚刚一直把眼睛闭着,直到那二人出去才又睁开。
看着头上的屋顶,王天风轻轻叹了口气,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走了多远才走出黑暗。
明台掀起王天风的被子把自己也盖了进去,就挨在王天风身侧躺着,还伸出一只手臂搭在他身上。王天风身体微微一僵,不由得转过头,只见明台的脸就挨在枕边面对自己。
明台的眼睛紧闭,睫毛一抖一抖,脸颊有些泛红。
王天风嘴角微弯,心中被热意填满。

自从王天风醒来,这里的气氛就变得舒缓,终于不必再日日紧张担忧,每个人都显得轻松了许多。
王天风虽大多卧床,但的确看得出渐渐恢复。明台对王天风的态度倒有点微妙,不怎么跟他说话,脸色也不太好看。
王天风知道明台是在跟他赌气,也不说穿,更不想解释什么。
明台对之前的事还耿耿于怀,若他们之间谁先死了那就一死两散,但既然活着他可不肯让这件事轻易过去,这口气他还没出来。
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事没说呢!
明台等了好几天,眼看王天风像无事人一样心里实在不是滋味,难道他真打算当成什么也没发生过?
既然王天风稳定好转,郭骑云在王天风示意之下就回了一趟师门,这么久没回去毕竟有点放心不下。郭骑云再回来时给明台捎来了一封信,是明楼的。明台看过之后便收了起来,没说什么。
明台不想再这样等了。

傍晚,明台把郭骑云支开,自己一个人给王天风把饭拿来。王天风坐在床上不紧不慢地吃,明台一直看着他,王天风全当没有察觉。
饭吃完,明台把碗筷接过来放到一边,并没有立刻出去。
明台还是盯着王天风看,王天风猜到他是有话要说。
"你亲我了。"明台突然冒出一句。
王天风的心跳突然滞了一下。
眼神中显出一丝窘迫,王天风的表情略微不自然。
趁人之危并不是什么光彩之事,更何况对方还知道了,王天风从未感觉如此狼狈。
这一刻王天风不是不懊恼的,可更重要的是现在该如何做。
想了想,王天风直视前方,并没有看着明台。
"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王天风尽量显得平静。
明台的眼睛瞬间瞪大。
"只是这样?"
"你想让我说什么?"话语中带着一丝不耐。
看着王天风明显疏离冷淡的态度,明台立刻明白了,他不想与自己有任何牵扯。
若不是王天风并没否认,明台简直以为那只是自己的错觉,人怎么可以转变得这么快。
不,其实他一直是这样的吧,毕竟他从未承认过什么。
明台的目光闪动,胸中又酸又怒。
"我知道了。"
王天风没想到明台这回居然这样干脆,不由得转过来看他。
明台面色灰白,眼神也黯淡了,看得王天风心中发紧。
"我明天要走了。"明台突然说。
王天风感到意外,可看到明台脸上的委屈和倔强,又觉得这理所当然。
"好。"王天风淡淡说道。
明台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过了一会儿勉强说道:
"我不在了,你照顾好自己。"
王天风微微皱眉。
"有郭骑云在,这些你不必操心。"
明台深深出了口气,这还真是翻脸不认人,他大概巴不得自己快走。
明台站起身,将王天风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其实东西本就不多。
王天风默不作声,对明台要做什么也不去管。
环视一周,明台发现已没有什么能做的。
明台的目光最后落在怒涛上。
"这个还你。"明台把怒涛递给王天风。
王天风心下意外,不由得看向明台。
"为什么?"
"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不想欠你的。"明台生硬地说。
明台的话让王天风感到心中窒闷。
"你不欠我的,它是你的,拿回去。"王天风说道。
"没有必要了。"明台一脸决然。
说着,明台把剑放在王天风面前。
王天风看着怒涛,眼睛微微睁大。
"我走了。"明台仿佛无可留恋,眼看就要转身。
"等一下。"王天风叫住他。
明台暂且停住,听王天风还有什么话说。
"你要去哪?"王天风皱着眉头问道,他感觉到明台的样子不对。
明台的脸色变了几变,王天风牢牢地盯着他,仿佛不容他蒙混过去。
最终,明台似乎放弃了。
"当日在岛上,我失控之下杀了几个门派中人,"明台的目光垂下,显得低落,"现在外面局势暂定,那几个门派正在向我大哥讨要说法。"
王天风心中猛然一动,立刻变了脸色。这种事……
"明楼会处理此事。"话虽这样说,但王天风明显忧心忡忡。
明台自嘲地弯了弯嘴角。
"这是血债,谁能善罢甘休?各派结成联盟不易,成大事更不易,大哥付出这么多努力才将众人联合一起,不能因为我而生出罅隙。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想让大哥为难。"说到后来,明台已经很平静 。
"你想做什么?"王天风有种不好的预感。
明台抬起头,显得有些无奈。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他们的至亲死于我手,我还他们性命好了。"
王天风突然不镇静了。
"这不是你的错!"声音骤然提高。
"是不是都无所谓了,反正人确实是我杀的,不算冤枉。"明台神情淡漠。
"不行,你不许去!"王天风瞪视明台,"他们若一定要追究,我来给他们交代。"
明台猛然转过来。
"你又想怎样?再死一次?"明台狠狠讥讽道,"这一回我不会让你如愿,现在的你阻止不了我。"
"明台!"王天风动怒了。
明台冷笑一声。
"怎么样?被罔顾心意的滋味是不是不好受?之前总是你安排好一切,我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说到这里明台面露苦涩,摇了摇头,"如今就换你来体会一下这种感受。"
王天风瞪大眼睛,心中剧烈震动,竟说不出话来。
明台到底还是说出来了,即便再怎么佯装无事,王天风对他的确有愧。
"再说,你我各死一次,现在已两不相欠,你凭什么还想替我出头?"明台冷眼看王天风。
王天风脸色发白,手不自觉抓紧被子。
明台见王天风不发一言,满心失望至极,转身欲走。
王天风突然一把抓住明台的手腕。
明台疑问地看向王天风,王天风不看他也不说话,只是抓着他。
这样的王天风明台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开始挣脱,可王天风居然抓得很紧,仿佛用了全部力气。
"喜欢。"王天风的目光直直落在地上。
明台身体一僵,不可置信地看向王天风。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明台几乎不敢确定自己是否听对。
王天风神情复杂,竟又沉默了。
明台简直快要崩溃了。
"你——"
然而就在这时,明台突然感觉到自己被狠狠一拽,猝不及防之下竟被拉扯过去,一时失稳跌到床上,紧接着又被仰面压倒。
明台太错愕了,因为下一刻王天风亲了他,急切而又凶狠,完全不容他拒绝。
胸中满胀的情绪还难以分辨,明台突然觉得特别委屈恼火,伸手抓住王天风的肩膀一下子把他强行拉开。
"你到底想怎样!做也是你翻脸不认账也是你,胆小自私又自以为是,我真是受够了!"明台的眼睛红了一圈,怒气冲冲说道。
对于明台的怒斥,王天风怔了一下,随即神色中竟罕见地显出有些受伤。
明台从未见过他这样,一时愣住了。
就在这时,王天风再次俯下身来,这一回动作很缓慢。
感觉到王天风轻轻地亲在自己脸颊上,然后嘴唇一直流连到嘴角,明台完全震惊了,心都快跳出来了。
"真的喜欢你。"王天风微微喘息着在明台嘴角轻声说,"不许去。"
难道王天风这是在诱哄自己吗?明台模糊地想。
没办法回答了,因为王天风再次亲在明台的嘴上,这一回明台情不自禁热切回应,两人的唇舌迫不及待地相互勾连。
两人的分开是基于某种迫不得已。王天风撑起身体,明台也迅速坐起,稍微躲远了点。两人的神情都很不自然,刻意不直视对方。
沉默了一会儿,明台闷声说道:
"你刚刚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王天风的脸上似有淡淡的纠结,但最后仍说:
"是真的。"
"那我也有一句话告诉你。"明台看着地上说。
"说吧。"此时王天风也不必怕他说什么自己难以回答的了。
"杀了人是假的,不过那天是伤了好几个,大哥替我暂时安抚了。"明台一口气快速说完。
王天风猛然怔住,脸色阵红阵白。
明台偷瞄王天风。虽然有点胆怯,但看到王天风的表情明台心里还挺痛快。
王天风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只觉得浑身都被气得通透了。
"臭小子,居然敢骗我。"
"骗你怎么了,你还骗我了呢。"明台嘟起嘴来。
王天风半天没说话。见王天风神色不豫,明台忽然有点惴惴不安。
"你不会是要把刚才的话收回去吧?"
收?都这样了还怎么收?王天风简直要被气笑了。
王天风狠狠蹬了明台一眼。
"过来!"
"干什么?"明台警惕道。
"叫你过来就过来。"王天风沉着脸说。
看王天风的脸色,明台不想过去,可是又怕自己不过去他更生气了。没办法,明台还是磨磨蹭蹭凑到王天风身边。
王天风阴晴不定地看着明台,明台更加忐忑了。
只见王天风长长叹了口气,下一刻伸手将明台环抱住。
明台感到惊讶。
"迈过这一步就不能回头了,你想清楚了吗?"王天风在明台耳边低声说。
明台反应过来话中意思,心跳骤然剧烈得难以承受。
明台目光闪动,喉咙发苦。
"我无需回头,倒是你——"明台拉开两人距离面对王天风,声音竟有些不稳,"这一回,跟我走吧?"
看着明台,王天风苦笑了下,但满目温柔。
"好。"
听到回答,明台的嘴还是抿着,但眼睛笑成半月。
"那就说定。"

(完)





------
还有几篇番外,全是车。
这篇文本来没有开车的计划,因为这个故事无论是情节还是画风都不需要车,我觉得到这里结束就刚刚好,可是后来写的过程中我发现在目前这种环境下还能逐章追这样一篇连载的姑娘也很不易,于是就打算在完结之后回馈一下,谢谢姑娘们的耐心。
吃素的读者可以不用看下去,故事到这里已经很圆满。

但教师节是老师的节日啊!怎么可以不来点乳白色的发酵液体呢!你说是不是啊小明😂😂😂

八两月半鱼:

教师节来混个更
王天风表示:液体怎么啦?液体得罪你们啦?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宝宝也是看不懂呢[doge]

每次听见明台的那句,我的老师是王天风都觉得自己要疯了。视频看的我快哭了!

猫儿哥哥:

【伪装者一周年记】——潜行

原曲:《大鱼》——周深

策划:Sky

翻唱:赫尔

填词:猫儿哥哥

后期:添添

美工:既望冬

宣传:烟研砚

5sing地址:http://5sing.kugou.com/fc/15423745.html

 

生在那个年代,面对燎燎战火,身前山河寸土碎,身后家国俱凋零。
他们都该是艳艳阳光下英挺俊郎的青年才俊。
他们都该有温馨灯火里耳鬓厮磨的呢喃低语。
可奈何故土零落染血,身侧同胞无生,他们割舍掉或安或喜,只给自己留下暗夜孤独。
无畏黑暗中的诋毁谩骂,他们决绝的走,向着最后的胜利与光明。
也许前路无尽,闭目便是刀冷。
也许末路无边,睁眼便是枪寒。
但国仍在,人仍立,炮火仍未息,战斗便不能停歇。
只因他们是战士。
只因他们是中国人。
或许几十年之后的今天,我们耳畔柔软着和煦的温暖,再无硝烟轰鸣。可长空下,那年烈烈英魂的坚守,永生不散。
或许我无法替你们将功名册刻满,
或许我无法替你们把陵墓中填齐。
但我可以立于万丈山尖或是万里平地俯仰家国宽阔,替你们看遍这场你们骨血熔铸后的无恙山河。
而今,红旗飘飘已扬四海。
只道,英灵好去亦好归来。

 

【我从没想过我可以在一个坑里呆这么久,还这么有热情。是我太爱他们,也是宝贝们太爱我,一直不嫌弃我,我太爱他们,也太爱你们。

我入坑晚,但是一周年的日子,我不想错过它。

这是我第一次填了词又被翻唱出来,还亲自动手剪了PV(我是真爱啊!)虽然剪的不好···但是希望你们别嫌弃~

真的很感谢赫尔大大的献声,真的太好听了!我歌词写的差强人意,大大的声音真的在帮我增色呜嘤~表白表白!

必须要告白我的基友!这个小策划之前我们有讲做歌,正巧赶在一周年我就同她说啦!然后她就开始奋斗了!看她多宠我呀!完成的这么棒都靠她!爱死她了!

还有我爱的冬冬咩!这么棒这么好这么可爱的冬冬我早就抱回家了我多幸福!捡到这么一个美工(还会写文虽然不填坑!)我多幸福咩!

感谢所有帮忙的人,太感谢,爱死你们了么么哒~

未来的日子,我会在这里坚守,或许有一天我可能会离开,但是坚信,我一直爱着他们,爱着你们。

最后——

《伪装者》,大哥,阿诚哥,台花,老师,大姐,曼丽,郭副官,萌萌,曼春~一周年,快乐啦~】

 

——PS:我试试能不能圈到人···· @victoria-玥  @既望冬 (圈不到怪老福不怪我!)

超级赞

Jcat:

啊啊啊啊啊啊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歲月之聲:

好久不见的明家日常